中超

素女寻仙 第1823章 交锋

2019-12-04 14:11: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素女寻仙 第1823章 交锋

给毛泽泉宠物蛋的加更,谢谢亲~

果然,帝子的神魂不会如身体那般被本能驱使,还保存有理智,就如初见到姊旖一般。

“你,是谁?”神识中再次传来帝子的声音,这个声音比上一次还要好听,却很快如烟一般飘渺消散在神识内。

张潇晗楞了一下,这样的神识传音她还是头一次遇到,声音会消散的感觉极为特别。

“你的天火会焚烧我的神念,所以你听到的声音才会如此。”张潇晗才一愣神,帝子的声音就再飘过来。

“你能知道我的想法?”张潇晗诧异道。

“如果你不燃起天火,对我而言,你将没有秘密。”那仿佛吟唱的声音停顿了一刻,接着道,“每一次神念传音,我都可以探寻你一点思维,最先得到的就是你想要对我说的话。”

还有这种秘法?难道在接到传音的时候要保持大脑的空白,无思无念吗?

帝子的传音也暂停了一会,在张潇晗的理解,他每一次传音都该会被紫火焚烧,神念都会有所损失。

“我没有想到是这种不平等的交流,我以为至少我们可以先心平气和地交流一会,怎么说也是我将你解救出来的。”张潇晗皱皱眉。

“好。”帝子是短暂地说了一声。

可只说了个好字,却再没有其它的语言,张潇晗原本就想好的话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悻悻地瞧了帝子一会,才道:“不是先该你询问我什么吗?比如现在是什么年代了,那些害你的人都哪里去了。”

空间内只有张潇晗的声音在回响着,接着就是奇怪的沉默,然后帝子的声音才出现在张潇晗的识海内:“这些,我的神念只要在你的识海内多停留一段时间,就全都知道了。”

张潇晗眼睛睁大了些,然后无可奈何地道:“所以,你是打算等到我灵力耗尽,这个所谓的天火熄灭,然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堂堂帝子,就打算是这么报答解救你的人了?”

“真奇怪,你这么弱小,怎么有胆量来释放我?”帝子奇怪道。

“你不是读到我的思维了吗,当然该知道为什么了。”张潇晗说不清她是不是后悔,但是她知道,在面前这个与天地同寿的帝子面前,她唯一的底牌就是紫火。

“啊对了,你每一次传音都会损失一些神念,那么,如果我要整个空间都燃起紫火来,你的神念将无从躲藏,我就可以……”张潇晗慢慢地说着,身上的火焰向外扩散了些。

一念之间,她就可以让紫色烈焰填充整个空间,她的紫火曾经炼化了不死之心,那么,一样会对不死之魂有效的。

“貌似……有这个可能。”帝子的声音还是很平和,如先前一般,只是稍许的迟疑,显示出他内心一点点的不平静。

“那么,我略微放心了。”虽说她的心里并不放心。

“这里是阴河之下,据说穿越这里需要的是至阳之力,外面还是魔界,不过与上古时期完全不同,而且我听说的是只要不死之魂重回魔界

,魔族失去的传承便会重现,魔族也将会重新繁盛起来,但是我还听说,不死之身被分藏在五界。”张潇晗一口气说道,这些东西她就是不说,每一次神念交流,帝子有可能也会知道一点。

忽的,她心念一动,紫气忽然上行到识海中,识海瞬间被染上了紫色,而同时,帝子的神念传过来。

“然后呢?”这一次的声音更奇怪,张潇晗勉强感觉到这几个字,所有的声音就都消失了,精血仿佛颤动了一下,接着归于平静。

张潇晗忽然笑起来:“抱歉啊,我刚刚突发奇想,想试试是不是这样你就无法捕捉到我的想法了,你也知道的,什么想法都被你知道了,这样的谈判我很吃亏的,你先不要传音,我试试,可不可以只保护我自己的神识,不伤了你。”

精血一动不动,也没有传音过来。

尝试了一会,却不得其法,她也根本就不知道她想要做到什么程度怎么做,好一会将紫气重新收入到经脉中,叹口气:“就不能平等地交谈了?算了,我收回紫气了,也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

接着道:“所谓的然后,就是我不小心到了魔界,被一个自称智者的人领到了这里,一把火烧了她,然后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要成为你的恩人。”

轻笑声传来,“我名峒箫,请问道友名讳?”

“张潇晗。”张潇晗干巴巴地道,听着这笑声,她有种被调戏的感觉,“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姓名?”

“你总不会在神识里念叨着自己的名讳吧,”峒箫好像还忍不住笑意,“道友真是……单纯。”

“道友现在要如何做?我有几斤几两你全知道了,你一个堂堂帝子,无论要怎么做,都不会欺骗我吧。”张潇晗再拿出那枚黯淡的极品仙石在手里,补充着消耗的灵力道。

“我要怎么做?”峒箫似乎很是奇怪地重复一句,“当然是离开这里了。”

张潇晗默不作声地望着那团精血,等待着。

“带我离开这里,你要什么报酬?”峒箫终于问道。

“现在不是谈不谈报酬的事情,首先是我的安全,我可不以为你不会占据了我的身体,至少在你帝子的思维里,你占据了我的身体,该是我莫大的荣幸。”张潇晗略微自嘲道,“可惜我不是魔族,不是你的子民,不会这么认为。”

“你以为我会占了你的肉身?”这一次轮到峒箫奇怪了。

“不是吗?你的不死之心一获得了自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灭杀了拯救它出来的修士,占据了其中最合适的一具肉身。”张潇晗撇撇嘴道。

“它在哪里?”这句话一出现在神识内,张潇晗忽然有些头晕的感觉,紫气蓦地上涌,声音消散,连余音都不在。

张潇晗的怒气慢慢涌现,她松手将化为粉末的极品仙石扔掉,手里立刻再多了一枚极品仙石,身后一双翅膀忽然出现,只一闪,带着燃烧的火焰合身向那团精血飞过去,

精血猛的一晃,便离开先前所在,张潇晗后背七彩羽翼一闪,双目凝视着精血,忽的从原地消失,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精血身旁。

只是张潇晗的瞬移快,精血的速度更快,几乎就在张潇晗身体出现的一刻,如风一般提前了片刻飞离,一眨眼的时间,就与张潇晗分类在石洞的两侧。

“再有一次,我就防火烧了这里。”张潇晗语气平平,但其中威胁之意峒箫听得清清楚楚。

石洞内沉默了,仿佛是连续的飞行消耗了精血的力气,或者是峒箫忍受不住一个渺小的人族对他的威胁,却暂时虎落平阳。

“道友要如何?”好一会,峒箫的声音才再传过来。

“我没有想好。”张潇晗干脆地道,“暂时只是希望你我能平等安全地相处,待达成共同之后再做决定,但是现在我才发现,我想得太简单了,与你平等相处,就等于与虎谋皮。”

这确实是张潇晗此时的想法,说不说出来,帝子都会知道的。

“不如我就一把火毁了你,待我找到你的皮,你的筋骨之后炼化了,为我用。”张潇晗恶狠狠地补充着,身上的火焰倏地壮大起来。

“那就试试吧。”这几个字一钻进脑海里,张潇晗忽然感觉到神识的剧痛,每一个字都在识海中无限放大起来,识海在猛然翻滚起来,神识瞬间就要被粉碎成碎片。

紫气急速流转起来,向上涌入到识海内,紫色火焰也忽然内敛,在识海内疯狂地燃烧起来,可忽然,神识的疼痛消失了,翻腾的识海平静下来,只有紫火还在熊熊燃烧,张潇晗只觉得头部一阵阵眩晕,记忆纷乱地在脑海中出现,她惊愕地望着那团精血,只这瞬间,帝子已经在她的识海之内,翻阅了她的记忆。

烈焰猛然透体而出,从张潇晗的身上向四周蔓延开去,瞬间就连接到两侧上下的石壁,紫色的烈焰之间,张潇晗怒发冲冠,她真的是太单纯了,想得太简单了,在帝子的眼里,她真的就是可以随意碾杀的蝼蚁。

“道友也不过就是想要利用我的魂魄,甚至有可能就炼化了为己用,而我不过是窥视了你的想法,果然人族永远是卑劣狡诈的。”帝子的声音再次出现在神识内,张潇晗紫气流转,将声音毫不留情地碾灭。

张潇晗凌空上前了一步,“我既然救你,必然要有所图谋,你要想获得自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三十万年的禁锢还没有让你想明白吗?”

随着话音,她再向前一步,石洞巨大,但张潇晗凌空一步就是数米,紫色烈焰将整个石洞封得严严实实。

精血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退,身后不过十几米,石洞的禁制上也在燃烧着紫火,即便冲出去,外边还有阴河,他只有一团精血,强大的神念,别无护身之术。

铺满整个空间的烈焰熊熊压近,片刻时间就接近了帝子的精魂,精血与紫焰之间的距离不过十几米,张潇晗再前进几步,就会将精血包裹在紫焰之中。

“你,不是凰姬,却如凰姬一样,绝情,决然。”帝子的声音终于再一次出现。

“我等待着有一天见到你口中的凰姬,不过这一天你恐怕看不到了。”张潇晗冷笑一声再上前一步。

精血终于颤动了下,向后退了一些,却只是退了一点点,只足够避开灼热。

“不能复仇,不能重塑肉身,不过是换了个禁锢所在,如果是你,你会答应吗?”帝子如此说,就已经带有了屈服之意。

以帝子的骄傲,他就是神魂俱灭,也不会开口求饶的,能如此说,已经是逼不得已了。

张潇晗站住了,在烈焰的正中间,她就如仙子一般神采飞扬,她的眼眸清冷冷地凝视着帝子,声音就如眼眸一般同样清冷:“你复仇,该找的是杀了你的仇人,你重塑肉身,该找的是你的本体,我带你离开,不是为了成全你而伤害五界,更不是为了成全你而害了我的朋友。”

“你用什么要我来相信你?用天火的焚烧吗?”帝子的声音很快从神识中消失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带你找到了你的皮,你的筋骨呢?”这是张潇晗最后的底线。

“没有了不死之心,我无法重塑肉身。”即便是面对神魂俱灭的威胁,帝子的骄傲也让他不屑于欺骗。

“只是不死之心吗?”张潇晗轻轻地重复着,她的左手缓缓张开,一团黑色的魔气凝固在她的手心里,她小心地用紫焰包裹着这团魔气,却不去触碰它。

“我的心魂?”帝子的声音终于出现激动,哪怕他面对近在咫尺的紫焰之时,他的声音都没有颤抖过。

“是的,有了它,足够温养出一颗强大的心脏,配得上你的肉身了。”张潇晗轻轻地说着,声音带着一些奇异,又带着一丝决然。

忽然,那团魔气被收到了身体内,就在紫焰的包围中,魔气进入了张潇晗的心脏。

帝子的神念不顾一切地穿透紫焰,在紫焰的灼烧中粉碎,而在这一刻,他分明也看到了那颗鲜红的心脏正在接纳魔气,他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心脏跳动的声音,那是他不死之心的声音。

“我可以答应你,带着你找到你的皮,你的筋骨,然后,将这颗足以匹配你的心脏还给你。”空间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了,只有张潇晗清冷的声音。

“之前呢?”好久,帝子冷静的声音才再一次出现。

“之前,你还是不死之魂,就如在这里一般。”张潇晗的声音更为冷静。

“你宁愿将身体给我,也不愿交于凰姬?”好一会,帝子才道。

“不,我不情愿。”张潇晗慢慢地道,“帝子为什么不认为,我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助力呢,或者是用这颗心脏在威胁道友,毕竟,不死之身的其余部分在何处,还是未知。”(未完待续。)

昆明复美白癜风专科
长春治疗牛皮癣医院怎么去
惠州性病医院费用
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兰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