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篡天 第六十章 斗智斗勇

2019-10-12 23:18: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第六十章 斗智斗勇

皇甫一鸣却是此时历经天大的喜事,还没有将注意力移开长离剑,听夏侯宇龙和夏初临的话却是回过神来。

皇甫一鸣脸上仍然带着欣喜的笑容説道:“哈哈,侄儿你太客气了。

哈哈哈,世伯怎会怪你们那。

哈哈,来人,快去准备上好的酒菜宴席,今日我要好好款待贤弟和我贤侄,你们可真是帮了我皇甫家天大的忙。

我皇甫一鸣定要好好感激你们一番,哈哈哈……”

皇甫一鸣顿时要准备好好谢谢他们,连世侄也不叫了,直接叫宇龙了。

此时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从长离剑上转移到夏侯宇龙身上了,却是对夏初临没有过多的关注了。

而夏初临却是得到了夏侯宇龙的暗中指示,不再出声,躺在夏侯宇龙的背上假寐着。

“呵呵,多谢世伯好意。

但是侄儿这次却是还有更加要紧的事情!

已经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世伯的好意侄儿心领了。”

夏侯宇龙却是缓缓推辞道,心中已是不想再这皇甫家带着夏初临待半刻了,巴不得瞬移出去,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对皇甫一鸣下暗手。

皇甫一鸣顿时疑惑的説道:“哦?!贤弟,宇龙和你真的有要事在身不成?”

皇甫一鸣却是注意到夏侯韬听自己侄儿説这话也是疑惑不已,顿时向着夏侯韬求证道。

夏侯韬顿时心下一惊,身体一震,从苦思之中回过神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侄儿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他知道自己侄儿除了来皇甫家这件事很急之外,已是没有什么事请好急的了,心下对自己侄儿的话也是很疑惑。

夏侯韬想到侄儿这般作为定是有原因的,见到皇甫一鸣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自己身上,又见到自己侄儿悄悄地在向自己打眼色。

夏侯韬心中虽然难以取舍,却是立马决定站在自己侄儿这边。

大不了,出了皇甫家,问明白了所有的缘由之后,再处理夏初临的实情。

若是最后侄儿答应了自己的想法,自己也完全可以弄些理由将这女娃子送回来。

都是孩子而已,也不会出现什么声誉被毁的问题。

夏侯韬立即想到自己侄儿此刻不想留在皇甫家定有理由,收回了疑惑的神色,正准备应付一下皇甫一鸣,却是被早已注意好一切的夏侯宇龙打断道:“哎呀二叔!你忘记了吗?!

师父説在蜀山一带等我们那,他总是行踪不定,而且我们约定的日子也剩下不多了。

要是他老人家到时候看到我们没有去气不过跑了,我们可是找不到了,师父説还要叫我好多好玩的法术那!”

“额……”夏侯韬听到夏侯宇龙的话顿时无语了,原来自己侄儿又设计好了套子让自己钻。

得了,夏侯宇龙这话一处,那自己那是不得不坚决的站在夏侯宇龙这边了。

不然,露出破绽的话,那皇甫一鸣这个老狐狸那是相当容易看出来,自己和侄儿来皇甫家前后都是在做戏给他看的,那事情还真的要大条了。

夏侯韬立马想明白了这里头的弯弯道道,随即一拍脑袋

,失笑着説道:“额……瞧我这记性,对不起啊宇龙,方才二叔想一些事情去了,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

幸亏宇龙你提醒,要不xiǎo弟还险些忘了这事。

令兄啊,此番我们却是不得不告辞了。

他师父脾气古怪,要是到时候真走了,那可是宇龙的一大损失了。

呵呵,xiǎo弟也多谢令兄的一番美意了啊!

这次却是不得不启程了,想必令兄家中还有不少事物要处理,这便不打扰了。

宇龙,还不放下初临,我们这就前去蜀山找你师傅!

这一路也不知危险几何,要是初临出了事情我们怎么向你皇甫世伯交代?!”

夏侯韬顿时告罪到,却是准备立即请辞,最终还是决定让侄儿放下夏初临。

婚姻大事,那绝对是儿戏不得的,而且夏初临已经是双目失明,这事情牵扯可不xiǎo的。

不仅如此,夏初临的事情他也做不了主的。

而且,夏侯宇龙要离去,説明了是去蜀山,想来也不会无的放矢。

就算不是去蜀山,也定不会回去的。

这diǎn,夏侯韬那是一听明白了的,以自己侄儿的性子,那是巴不得不回去的。

让夏侯宇龙出夏侯家,也是自己和侄儿合起伙来坑自己大哥的,夏侯韬如何看不明白。

夏侯韬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将夏初临放在皇甫家的为好,他日若是有什么变故,也有着足够的挽回的余地。

谁想,他的想法却是和自己侄儿大大的冲突的。

还将夏初临留在皇甫家?!

不可能,龙大少就是强来,那是死活也要将初临带走的!

谁也改变不了龙大少的决心的,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而夏侯宇龙早就在屋里想好了诸多可能发生的情况,对自己二叔的话也并不意外,早就胸有成竹了。

“二叔,不行的,初临妹妹的伤患还没有全好。

根据师父教我的医术,还没有办法将她完全治好,只是能够一直拖延下去罢了。

若是我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而且初临身上的隐患那可是危及生命的。

二叔,算我求你,就让我带着初临走吧。

师父他一定有办法将初临治好的!”

夏侯宇龙却是声泪俱下的説道,将背上的夏初临抱得更紧了,对着夏侯韬一脸哀求的道。

夏初临也是配合地紧抱着夏侯宇龙,闭上眼睛,窝在夏侯宇龙被上,一句话也不説。

来时,夏侯宇龙早就和她沟通好了,待会儿见完了礼之后,就一句话都不要説,就静静呆在自己背上。

等出了皇甫家安全了放下她之后,再説其他的。

而夏侯宇龙这般作为完全是做给皇甫一鸣看得,对于自己二叔,他也知道无法隐瞒,因为这神仙师父,根本等于没有,上鬼界找去吧。

而龙大少这般作为,既是阴谋又是阳谋。

阴谋,那是对于皇甫一鸣而言的,就是骗死这老货!

阳谋,那是针对夏侯韬来説的,你要是还不答应,那就没有理由了。

而且,你只有无礼拒绝,那样的话,就不符合你的性子了。

不想穿帮,那你要硬来,眼睁睁的看着这女娃子死?!

这皇甫一鸣可是口口声声説这夏初临他当女儿来养的,难道你还要皇甫一鸣求你不成?!

不想穿帮,无论你怎么説都不成的。

想穿帮,那你就冒着彻底得罪皇甫家的危险。

想来,皇甫一鸣看出来你夏侯韬一进皇甫家大门,一路上都在演戏。

长离剑是好了不假,但是皇甫一鸣是什么人,与他打了多年交道的夏侯韬会不知道。

皇甫一鸣要是看出来了,那才大条了,那暗中绝对全方位对夏侯家警惕到了极diǎn。

明面上和你好,暗中对你全方位注意,将你列入潜在威胁名单。

到时候一个不好,就是两家完全对立,反正那是永远站不到一个坑中去的。

所以,夏侯韬犯难了,更是皱眉苦思。

而皇甫一鸣狐疑的看着这叔侄俩,见到他们的表现不像是作假,也没有再怀疑。

而听夏侯宇龙这般説,皇甫一鸣顿时急道:“宇龙,你説初临还没有全好?!

有可能危及生命?!

宇龙,你到底有没有判断错?!”

皇甫一鸣也是表现出自己该有的表现,一脸急切和挂心夏初临,急问这是到底是不是真的。

因为,皇甫一鸣自己早就説了当夏初临当自己女儿来养的,不挂心那才是有鬼了。

事情已经成功了大半,皇甫一鸣就等着他们走了,他们走了,这事情就彻底了结了,那皇甫一鸣才完全放心。

所以,大家都在演戏。

但是,真正完全的明白人就只有夏侯宇龙一个。

夏侯宇龙立马坚定地diǎn了diǎn头去,却是没有多言。

莱芜白癜风好的医院
吴忠治疗早泄方法
东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莱芜白癜风医院
吴忠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