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成道者 第六章 诸事不宜

2020-01-16 17:28: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成道者 第六章 诸事不宜

二月初八。黄历上写着。

宜︰破屋、坏垣、求医、治病。

忌︰诸事不宜。

楚轩翻了翻黄历,微微皱了皱眉。

“修行不过初窥门径,也敢学人家铤而走险?”

话是对人说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站立不安的三人,然后从黄历上撕下来一张纸。

“那人我已经杀了,事情会有一个结果。不过在结果出来之前,你们不能离开百草堂。”他转过身,打量着前堂的老物件,甚至在破旧的座椅上伸手抹了抹。

“至于你们三个……叫什么来着?”

三个相貌迥异的男子相互看了一眼。

“小的张之栋!”这是老大。

“我叫张之远!”老二。

“张、张之谦!”老三。

兄弟三人一脸讨好,老三话语间似乎有些磕巴。

很难想像这三人是亲兄弟,根本就不是一个模子的好吧。

沉默了会儿,楚轩指了指药铺,说道︰“这里荒废太久了,需要人手来修缮。帮我打理一年,然后,你们可以离开,当然,我这里是允许逃跑的。”

他饶有深意的看着三人。

“大人,怎么会,您的手段我们是……”

楚轩摆了摆手,打断了张老大的话︰“不要叫我大人,叫我……嗯……楚大夫吧。”

“楚、楚大夫!”

“行了,你们去做事去吧,后院的院墙要重砌了,各个院子也需要打扫,交给你们了,但是要注意,不要弄坏东西,明白吗?”

“明白!明白!”

三人退下,没过多久,老三又跑了进来。

“楚……啊楚……啊楚……”

“说重点。”楚轩撑着额头,一脸无奈。

“来……来……来人……找……”

“行了,我明白了。”楚轩赶紧摆了摆手。

……

……

百草堂外。烈日当空。

莲儿抬头望了望,忍不住用手遮掩了下。

“小姐,那人架子太大了吧。”她撅着嘴,有些不满的道。

“小莲!我发现你最近愈发骄躁了!”苏鱼懒洋洋的瞥了她一眼。

“小姐,我、我错了。只是,只是那人明明是求人办事的,大热天儿的,竟然让人将我们晾在外面,我们苏家在整个白云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好不好,若是被人知道这件事情,那我们苏家在白云城还有何面目可言啊?”

“说的似乎很有道理。”苏鱼打了个哈欠︰“但是,你知道这天下有多大么?”

“啊?”

小莲愣了下,似乎没有理解小姐的意思。

“在大罗洲,除了白云城,周边有数千座散乱的城镇,南方,还有十六个宗主国。可是仅仅一个大罗洲,在整个天下,不过是八荒四海之外的蛮夷之地。”苏鱼魂游天外的说着︰“天下很大,大的难以想象,所以,我白云城苏家得罪不起的人很多,那些人更不会去在意你一个小小的苏家的脸面,仿佛老虎不需要在乎蚂蚁的感受一样。”

从来未见过小姐和自己说过这种事情,小莲怔了怔,争辩道︰“可是……可是他……”

“你想说他会是这种人么?是吗?”

看到小莲点点头,苏鱼笑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你知道,他开口说欠一个人的人情的分量有多重么?”

她撑开手中折扇,缓缓道︰“中州太和宫发布的海捕文书出自天下共主——人皇之手,一直是天下魔道魁首排列的标杆。能在榜单前列的人物,不是深渊大妖,就是盖世魔头,或是隐匿一方的宗派霸主。

你口中提到的那位,他四年前在海捕文书之中名列第二十九位,排在他之前的,都死一些年龄超过上千岁的糟老头子,哪怕有些人修为比他高,依旧排在他的屁股后面,他杀过的人,比你见过的都多,他诛灭的宗派国家,超过整个大罗洲的总和,这种人物,你觉得我白云城苏家能不能惹得起呢?”

小莲被吓坏了,缩了缩脖子︰“他、他难道是个大魔头?”

“大魔头?呵呵!”苏鱼摇了摇头,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某种光︰“他是整个天下年轻一辈最耀眼的一个,同一个时代,不,应该说是整个人族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这种人物,和他生活在一个时代,无论你是天赋卓绝,还是惊采绝艳,和他相比都不过是沧海里面的一粒尘沙罢了。哪怕师姐都曾说过,追上他的脚步,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已经有没有可能做得到的问题了。”

“那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啊!”小莲攥着袖子,觉得小姐似乎是在吓唬她。

“随便你信不信,告诉你,他要是真要将你扒皮抽筋,我可是救不了你的。”苏鱼眨了眨眼,然后指了指大门︰“看,他来了。”

“啊!”

小莲转头一看,吓的立马躲在了苏鱼的身后。

“小鱼。”

“嗯。”

苏鱼收起了懒洋洋的模样,变得文静淡雅了起来。

楚轩看看了天空,皱了皱眉︰“找个地方说话吧,家里荒废太久了,需要修缮。”

苏鱼注意到了“家”这个词,她古怪的眨了眨眼睛,说︰“前面有个小茶馆,要不我们去那谈。”

“好。”

楚轩点头,两人朝着茶馆走去,后面,一个进退两难的身影似乎在犹豫着,苏鱼憋着笑,佯装严肃。

茶馆人不多,很清静,两人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叫了壶茶。

“杀……”

“我叫楚轩。”

“呃!”苏鱼有些不解。

楚轩倒了一杯茶,一口喝光︰“算起来,我的家乡算是在白云城吧。那间叫百草堂的药铺,是我母亲的遗物。而楚轩这个名字是我母亲给我起的。”

“原来你还有这种身世,算起来,我们岂不是老乡?”苏鱼笑着说。

“或许吧。”他点点头,仔细打量了下苏鱼︰“还是老样子,成天穿着男装,修行也没有什么起色。”

“男装又怎么了,衣服不就是让人穿的么。”苏鱼撑着脸颊,笑着说︰“而且我一天要读小说,看戏,听曲儿,吃东西,好多事情要做,那有时间修行呢?”在他面前,苏鱼倒是没什么好避讳的,或许避讳也没什么用处。

“有理。反正黄泉道破落已久,做一些开心的事情,总比那虚无缥缈的振兴宗门要强得多。”对于苏鱼的懒惰,楚轩到表现的很支持。

“你也是这么想的?”苏鱼眼睛亮了起来︰“要是我师姐也这么想就好了。”

“你……师姐!”

仿佛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下,楚轩怔了怔,某种复杂之极的目光一闪而逝,很快又恢复到波澜不惊的模样。

“对了,好几年没有看到师姐了,她一直在中州寻找黄泉印的线索,你呢,有没有在中州见过她啊?”苏鱼忽然睁大了眼睛,一脸好奇的问着楚轩。

“如果你不想走进你师姐的世界,就不要再打听她的事。”

楚轩放下茶杯,神色忽然变得冷冽,很恐怖,不过苏鱼却注意到他的手掌微微的颤抖了下。

“我、我只是好奇。”

“好奇的东西往往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看。好了,说说正事吧。”他抬头说道。

虽然有些好奇,但是涉及到某种层面的事情,仿佛大人的事情不必只会小孩子,苏鱼不好打听,只好将楚轩交代的事情说了说︰“死掉的那人我查了下,只是一个小角色,算得上街巷里的披肩客,做一些牵线搭桥的生意。你杀他是为什么,我不太清楚,所以只能大范围的查……”

这些东西还是很复杂的。从昨夜到今天,接触、询问、盘查的一共有一百三十二人,涉及兴隆号、巡查司、以及当时身处鸿鹄楼的客人共十,她发动了宗门在白云城的所有暗线,对这一百三十二人进行盯梢,而这群人与第二波和第三波进行接触的人建立成册,最终涉及到整个白云城达到六千人之多,在如此之多的人中寻找一丝线索,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

“有人想杀我,或许涉及到二十多年前我母亲的死因。”楚轩提了一嘴,神色很淡然。

“呃,明白了!”苏鱼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她斟酌考虑了下,言简意赅的说出了一句话︰“鸿鹄楼的掌柜很有嫌疑。”

楚轩没有问她是怎么查到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黄泉道宗好歹也是上古七道之一,在怎么落魄,底蕴还是有的。

“鸿鹄楼的掌柜叫什么?”

“董武夫。”

西安北环医院
遵化市第二医院
常德治疗白癜风医院
衡水治疗阴道炎医院
天津妇科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