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败犬女神 第一百四十七章 念念不忘的何欢

2019-12-04 14:4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败犬女神 第一百四十七章 念念不忘的何欢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不断有烟花冲上天际,就如逆射的流星

,绽开,顿时将夜幕映衬得亮如白昼,绚烂异常。无数的花瓣溅落,火树银花,整个天空都好似变成了五彩缤纷的大花园。

烟火下,美人绽开笑颜,就像绽开的白色昙花,洋溢着幸福和感动,那一笑惊心动魄;那一笑,就连漫天的烟花,都黯然失色。

持续了片刻,漫天的烟花化作无数道流星坠落,璀璨的夜空也逐渐重归宁静,而二人也只是静静地躺在草地上,依旧望着漆黑的夜空,偶有夏风悠悠吹过,卷起宁静而安详的乐声。

“好久没看到过这般美丽的烟花呢。”洛伊忽然幽幽地说,语气带着感慨。

“嗯?师姐,你的世界,莫洛大陆也有烟花吗?”李奇有些愕然,他以为洛伊没看过烟花,所以才会选择带她来这观看。

“有,不过很少看到过,我记得只小时候亲眼看过一次,那次村里来了东方的表演团,我跟随着家人走上了大街,兴高采烈地跟表演队伍后面,也第一次看见了漫天的烟火……”洛伊幽幽道,脸上有些怅然。

“比今晚的还要盛大吗?”李奇无头无脑地问道。

“何其的盛大,盛大到连村子都化作了一道烟火,彻夜燃烧,照亮了夜幕,我至今都难以忘记……”洛伊摇了摇头,语气带着嘲讽,更带着淡淡的凄楚。

李奇愣了愣,凝望着洛伊,她的明眸泛着点点晶莹的光芒,盈盈若秋水。

“也是那一晚,我遇见了老师……”洛伊嘴角上扬,声音中透出浓浓的的自嘲和幽怨。

心思敏感的李奇听到师姐凄楚的声色,心不由得揪住了,本安详幸福的空气,逐渐弥漫着浓浓的忧伤,让他心生悲悯。

“师姐,可以跟我说下你家乡的情况,还有你那老师,也就是我的师公。”李奇脸上堆着笑,一副讨好的模样。

“师公?”洛伊疑惑道。

“就是老师的老师的意思。”

洛伊沉吟了会儿,秀眉微蹙,轻叹了一声,嘴角撅着一抹苦笑,“物是人非,没什么好说的……”

李奇闻言,不再追问,任由夏风吹拂,安静地仰望着天上的明月,以及偶尔偷瞄身旁的那比皓月还要光彩照人的人儿。

……

李奇与洛伊继续游逛着夜市,虽然游街队伍已经离去,但街道上依旧热闹非凡,人声嚷嚷。小摊琳琅满目,吃的玩的应有尽有,不时还有挑着担子叫卖的,转弯处的街角,杂耍的正在表演绝技,还有的歌手弹着吉他,唱着乡愁满满的民谣歌曲,引来无数人围观。

洛伊戴上了白色的面具,脚步轻盈,漫步在这摆放着各种琳琅满目东西的街道上,就如少女走在花间一般,路上的脚印一深一浅,每一步都留下幸福开心。

看着洛伊的笑颜再次绽放,李奇感到心情也愉悦了不少,默默地跟在她身后。

洛伊步履轻盈,体态优雅而飘逸,走在拥挤的人海中,似浮光掠影般轻灵,与人始终保持一米远,除了偶尔有人被其惊艳住之外,根本没人发现她的是灵魂体。

洛伊时而被五彩斑斓的灯笼所吸引过去,时而又奔至各种小吃的摊贩前,时而又留恋于各种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就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般,到处乱飞采蜜。

而此刻,她停了下来,站在一个摆放着各种首饰品的小摊前,她弯下了腰,目光专注地望着眼前各种晃得眼花缭乱的小饰品。

她抬起了虚幻的纤手,轻柔地抚摸着一个四叶草小发夹,并且放在掌心中,明眸流露出喜爱的光芒。

“这位美女,你若看上这个小发夹,我就便宜点给你,四十块。”一个流露出精明目光的中年男子,竖起了四根手指,笑嘻嘻道。

洛伊一听,秀眉微皱,明眸远远地看了眼远处的李奇,然后又深深地看了眼四叶草发夹,轻轻摇了摇头,“不必了。”语罢,放下掌心的四叶草,往下一个小摊走去。

洛伊没离开多久,跟在后面的李奇也来到了小摊前,一把拿起那精致的四叶草小发夹,对摊主问道:“老板,这多少钱?”

“呵呵,四十块。”摊主嘿嘿一笑。

“吶,这里五十,不用找了,帮我弄个漂亮点的包装盒。”李奇豪气道。

“哟,刚才那美女也是看上这个发夹,你俩那么有默契,你俩之间莫不是有什么关系?”中年男摊主边包装着发夹,边稍有兴致地问。

李奇笑而不语,静静地听着,嘴角扬起得意的弧度。

“你莫不是她的爸爸?”中年摊主忽地抬起头。

李奇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嘴角一阵抽搐,顿时喝道:“老板,你这是什么眼神啊,亏你还做了那么多年生意。”

“干爹?”

“你大爷的,你真该带个眼镜,怎么就不猜是情侣关系。”李奇有些无语,笑骂道。

然而摊主却是摆出一副刚直不阿的表情,正色道:“这位老哥,你可以怀疑我的眼力,但你不能怀疑我的诚信,这是关乎人格的问题。我如果猜你俩是情侣关系,这肯定能让你开心,你一开心也可以帮衬我多买点东西。但是,做人要诚信,我如果把这句讨好说出来就是失去了诚信,我不能说这晤昧良心的话。”

“要不要那么夸张啊老板。”李奇有些无语。

“这当然了,试问问老哥你有哪一块配得上那姑娘的?你俩要真是情侣,那真是癞蛤蟆吃天鹅肉咯。”摊主白了李奇一眼,叹了口气。

这摊主也够奇葩的,确定不是脑壳出问题?李奇嘴角抽搐,额头直冒着黑线。

李奇接过包装盒,嗔骂道:”怪不得你这生意这么少,脑袋缺根筋了吧。”

但看到摊主那一副不畏强权,不向恶势力低头的样子,李奇又有些无可奈何,动手揍他又显得气量小,毕竟说的都是大实话,无法反驳。

李奇低头看着鼓鼓的肚子,再摸了摸自己那胡子拉渣的双下巴,颓然地叹了口气。

李奇拿着精美的盒子,远远看到洛伊正跟一个绑着小辫子的小女孩聊着天,看她那甜美温柔的样子,似乎在逗着那小女孩。而那小女孩小手拿着根冰糖葫芦,眉开眼笑。

忽然,洛伊纤手一挥,凭空拿出一支玫瑰花,小女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高兴地活泼乱跳。小女孩将自己手中的冰糖葫芦跟洛伊的玫瑰花做了个交换,而后捧着玫瑰花,蹦蹦跳跳地离开。

而洛伊小心翼翼地捧着冰糖葫芦,轻轻地舔着,那可爱的模样让远处的李奇忍俊不禁。

不过这一幕情景,又让李奇有些似曾相识的的感觉,他隐约记起前两个月遭雷劈的那晚,就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的自己也靠变戏法变出了支玫瑰花,跟一个小女孩手上的甜甜圈做了交换。

难道那梦是真实发生的?那是洛伊师姐操控的身体跟一个小女孩交换甜甜圈?!李奇恍然,徒然睁大了眼睛,这谜底算是解开了。

……

繁华的街道上走来了一帮戴着墨镜的黑色西装男子,而在这群人中间走着两个衣服与他们格格不入的公子哥。一人身材较为修长,另一人体格健壮魁梧。

身材修长者,梳着个大背头,样貌颇为英俊,五官雕刻般突出完美,古铜色的肤色,长长的睫毛下藏着一双邪魅的桃花眼。但如此帅气的男子却打扮得非常潇洒和休闲,一身花花绿绿沙滩装束,上衣一件有着性感沙滩女郎图案的粉红色T恤,一条宽松且满是花纹的沙滩裤,脚下一双人字拖,一副悠然自得的样貌。

那体格健壮魁梧者穿着一件简单的黑色背心,豹头环眼,黝黑的皮肤,虎背熊腰,龙行虎步,黑压压的就像一座移动的小山。

“我说,欢哥啊,你这次就不厚道了,我姐这么好,你就忍心为了外面的妖艳贱货甩了他?就算我们多年的兄弟,这次我也不为你说话了。”那皮肤漆黑的汉子,声如洪钟,嚷嚷着。

“你这黑煞,还学着晤昧良心说谎话了?你自己想想,你姐那性格叫好?刁蛮任性,就以为她自己是全世界的公主,所有人都要服从她的命令。我跟你说,唐决明,我已经忍你姐很久,这次我忍无可忍,打死我都不会再跟她在一起。”那叫欢哥的潇洒公子哥白了那汉子一眼,语气愤懑道。

那体格魁梧的汉子正是那唐家的人,唐决明。

唐决明听欢哥这么一说,无奈地摇了下头,脸露尴尬之色,讪讪笑道:“额……虽然我姐有时候的确任性了点,但那也是因为太在乎你啊。作为男人就该心胸宽阔,就体谅下女人咯。再说了,你何家家主和我们唐家家主从小就给你俩定了娃娃亲的,你俩这么一闹,可不扇了两家家主的脸吗?”

“切!现在这个时代,谁还那么老套啊,还娃娃亲,自由恋爱才是这个时代的主流!”欢哥挺胸抬头,一副大气凌然的样子,高举着自由恋爱的旗子。

“我看你真被我姐所说的那个狐狸精给迷住了吧!居然敢违抗家主们订的婚约,跟那妖艳贱货勾搭在一起?”唐决明睥睨道。

“唐决明,我何欢警告你别再污蔑我心中的女神,她可不是什么妖艳贱货,也不是凡世间的女子可以比,她的美简直是天上有,地下无,无可比拟。”何欢横了唐决明一眼,呵斥道,而后又手舞足蹈,歌颂着口中那女神的美丽。

唐决明像看个二货似的看着他,不屑道:“我看你是给那狐狸精给下了情蛊吧,被迷得神魂颠倒。”

“呵,你如果看到那女神,保准被迷得像只傻愣愣的二哈那样。”何欢冷哼道。

“不可能,我唐决明要是亲眼看到她,我眼睛都不眨一下,口水都不咽一下,还二哈,你才二哈。”唐决明拍着胸腹,喊道。

何欢瞥了决明一眼,边说,边四处张望着,“那等女神你以为你想看就能看啊,我都只是遇过两次,之后怎么找也找不……”只是这句话还没说完,何欢便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神情犹如被雷电劈中一般。

他望到前方的小食店旁站着一袭白衣的的倩影,白色的面具架在头上,露出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容,小嘴微张,鲜艳小舌小巧地舔着那黏黏的冰糖葫芦。

这一幕景象,让何欢的目光不禁痴了,愣愣地站在原地,只听到清风在耳边吹拂,以及两旁模糊的光影,眼中只倒影着眼前这个天上有,地上无的绝色女子。

而眼前这绝色女子赫然便是他前两个月偶遇,并且念念不忘的女神般的女子。

华容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徽省庐江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银川治疗癫痫病费用
南京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太原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