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银监会祭出组织架构改革方案 非银部分拆两大考量

2019-10-09 13:20: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冀欣/文

随着组织架构改革方案的祭出,行业的监管职能从非银行金融机构监管部(下称“非银部”)中剥离出来,另外单设“信托监管部”专司负责的预期总算尘埃落定。

近年来,非银机构业务量迅猛发展,非银部一直被认为是金融监管体系中工作难度和强度最大的部门之一。因其不但管理资产体量巨大、牵涉行业领域范围广、情况复杂,且几乎每一板块都尚未步入成熟业态,并面对着协调难度极大的遗留性难题,亟待构建完整的顶层制度体系和健全的行业发展环境。

彼时,属于非银部管辖范畴的金融业态包括六大领域,分别是信托公司、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汽车金融公司、消费金融公司及货币经纪公司。

对应机构共313家,包括信托公司68家,财务公司192家,金融租赁公司26家,汽车金融公司18家,货币经纪公司5家及消费金融公司4家。

2014年末,银监会非银部主任李伏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提到了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14年9月末,六类非银行金融机构管理资产总额已达19.77万亿元,超越及证券行业,当年实现净利润也已达到904.28亿元。

在多位信托公司高层人士看来,此次银监会架构调整中单独设立部门,专司对信托业金融机构的监管,可能主要出于两方面考量。

第一是近年来,信托行业经历高速发展,管理资产规模已仅次于银行业。据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的最新数据,截至2014年10月末,信托业管理资产总规模已达13.21万亿元。尽管增速较前两年有所放缓,但依然已至“巨量”,且正值行业转型路口,系列顶层制度进入密集落地周期,风险控制问题更是首要目标和难题。

然而对于如此庞大的管理体量和复杂情况,信托业的日常监管工作却只有银监会非银部非现场及现场等有限的职能处室来负责,人力和资源配置十分有限,不论从工作强度还是难度层面都面临很大压力,拆分单独监管成为必要之举和大势所趋。

接近监管的权威人士说,下一阶段信托行业的监管工作重点,还是集中于包括净资本、监管评级等在内几项政策定稿的完成;明年一季度,信托公司尽职指引预计也将落定。更重要的是,在业内呼声已久的信托公司管理条例制定工作,此番正式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预计1月将拿出一稿,推动信托行业建立更高层次的制度约定。

第二个原因是除了信托行业以外,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行进提速,其表现出的活跃度和巨大发展空间,也需要非银部腾挪出更多专注精力来给予政策推动和风险监管。另据了解,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监管工作未来也将被划归到非银部负责。

截至2014年9月末,在非银部监管的近20万亿非银金融机构资产中,财务公司表内外资产4.95万亿元,当年实现净利润397亿元;金融租赁公司、汽车金融公司、货币经纪公司、消费金融公司资产分别为1.22万亿、3142.87亿、6.19亿、166.31亿,分别实现净利润120.25亿、43.98亿、1.08亿和3.3亿元。

李伏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非银机构的快速发展,是(,)业、金融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金融市场进一步深化、专业化、差异化分工的必然进程。

而接下来一段时间,针对不同的非银金融机构,以风险管控为底线,但以激发市场活力为最终目标的系列顶层制度建设也在逐步推进中,例如推动建立首个消费金融小额征信系统、酝酿出台汽车金融公司监管评级等。

肇庆治疗盆腔炎费用
淮南整形美容医院
辽宁治疗男科费用
肇庆治疗盆腔炎医院
淮南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