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青帝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渗透(上)

2019-09-13 19:09: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渗透(上)

玉谷川裂峡?植物园

“成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青暗暗松一口气,伸手一按。

一个碧玉晶球展开,本来隐隐有着青气翻滚,这时一震,原本已到极限储备,突产生着变化。

芊芊体内一股青气升起,说时迟,那时快,就这瞬间,直想天空射去,其长冲力,看上去何止千丈?

而恰受叶青一按,立刻受阻,后气更急,化成暴雨一样四射,又受了叶青一点,离地十丈,结成一片烟幕

,悬在上空,丝丝下垂,紧而不散。

眼看青气垂下,自动运转,化成了一片烟雾,定睛一看,芊芊体表一层接一层烟雾,淡淡青光交融。

接着,一声呼啸,青气垂下,某个隔阂瞬间打破,碧玉晶球内元气,丝丝垂下,徐徐转化。

在叶青看来,芊芊识海中出现了一种看似青光,实是淡黄色的力量,这力量一出现,就将大团的青德之气转化,浓郁的烟雾,以肉眼可见速度缩小。

“灵犀反照神术”,是叶青望气法的根本,随着修为不断的增长,这次观看,能看见更多细微气机,扫视立刻发现这些气机虽镇压,就要渗出,和不远处天地气息相容,不由摇首,这气机透出,就有痕迹,被天罗地记录,于是手再一点。

小小空间内,各种各样仙种摇摆,交织成一个繁复禁制,层层叠叠拦截着,吸取着,转化着,最后只变成了一种自然的气息,而吸取的结果,就是它们迅速成长,只是几分钟,就一片葱茏。

月光透过裂峡正中央一线,在滔滔川流上映亮,余辉照亮这片葱翠。

叶青心中笃定了之前的想法,芊芊这样资质,不会因屏障而阻隔,而且她与生俱来的天仙视角,更只有抵达天仙才能发挥最大效果,适应绝不会比自己慢半分……这是自己两世在此异乡的灵魂锚点,两世睁开眼睛首先看到都是她守护的身影,如果只有她默默贡献自己,她却困守不进,自己会安心?

别的不说,本命道侣,互为参照,相以提携,身处大劫,四面都是危机,对于这样值得相信的伴侣,蕙质贤妻,真正爱她,就给她力量,让她能在危险时进行自我保护……

看着她看似青色,实际红色的力量丝丝转化成黄色,就知道地仙的门槛破了,神魂,灵池,身体,仙园,一个或几个转化,是假格,完全转化,就是真格,但是只要一个突破,余下不过时间问题。

只是成了地仙,天仙呢?

这是大问题,密匙现在自不可能送,帝君会真怒,但这个储君凭证……如果不是储君,已是帝君呢?

太子的玉玺对于皇帝还有用?

传承下去是必然,传给芊芊,谁有意见?

就算帝君也很难置喙,只是到时情形会更古怪,一门双帝,帝妃皆是天仙,还都是一模一样的少女,虽自己清楚芊芊是不同于青鸾,无论气息怎么样相同,在本命道侣的灵魂感应上,都只对芊芊有感应,而对青鸾没有,说明她们是不同两个人,就貂蝉和子楠同一个身体却是不同两个人一样,这世界太多奇妙偶然,能造成绝无仅有的奇迹。

或在外人看来,分身和本体就是一体,多半会有些流言蜚语……不过,与自己来说何干?

只要帝君不误会,或说能接受这事实,或者说自己力量能保护芊芊的独立存在,让帝君不得不接受这既成事实,那自己的期望就达到了。

虽要成帝君,在现在世界非常难得,得了密匙内储君的认识,叶青才深刻理解到了――对世界来说,天仙已是极限。

天仙之上,其实就是权限,而权限是有限。

自己仅仅靠青制,甚至建立仙朝,或可以无限接近帝君,但终不是。

只有世界本源份额,才能使自己再次晋升。

……或,两大世界合并,才是自己唯一机会?

正沉思着,眼前的蜕化渐渐结束。

“夫君……会嫌我吃醋么?”芊芊轻声传来,她很早就想问这问题了,这时冥冥之中,不由就脱口而出。

叶青自沉思中回醒,握了握她的手:“怎会呢。”

“我也不想吃醋,以前也不这样……只是越晋升,就越要隐藏自己,身侧的人越来越少,在汉宫时还有白静姐姐她们陪着,在跬步宫时只有几个老宫女知道我,到现在这玉谷川裂峡深处植物园,就没有人……满园植物倒是挺好。”

少女轻笑着,试图缓和言语中的伤感低落,但明显,她没有成功,晋升地仙后许多信息在天地之间涌来,让她心神不如往日那样平静,莫名有着难以忍下的倾诉,最后额埋在夫君胸膛前,自暴自弃一样闷闷说着:“资源宝库用光了,天罗青种也用掉了,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夫君你一个人了……夫君你会嫌弃我么?”

这或是很多女子都会迎来的一段忧愁……

叶青想说‘糟糠之妻不下堂’,但是正妻又不是芊芊,说出来只让她难过,可乱世大劫之下,有些东西标示是生死界定而非俗礼界定。

他只轻拥着娇小的夫人,将她高高举起,向整个世界展示一样:“在我心中,你的重量……比世界更重!”

“噗哧……”

芊芊给这句逗笑了,小拳捶着:“讨厌!你嫌我肥了,而且你故事里讲过,这样炫耀,不吉利……”

“老夫老妻了,我是白发苍苍老公公,你是白发苍苍老婆婆,只是纪念几十年缘分,哪里是炫耀……”

“哪里老了……”

“心老了……”

芊芊静默一会,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让他感觉盈盈娇软下的砰然心跳,轻声说:“青脉的心,永远不会老……”

葱茏的草木在植物园中滋长,信风轻轻吹着,在园内回旋不出,似是封印了四季时光,春夏秋冬,记录这一瞬,而园外玉谷川水涛茫茫,冰碎夹杂,大河正化冻,冬已去,春正来,漫长寒冷中孕育新生。

…………

数千里?海洋上?暗帝冰川

主臣两人已停下脚步。

叶青讶然于琼阳仙子的直接,夜凉如水的冰川深处,火属热情却明艳阳光一样扑面,原本只是寻求当近臣,没想到这女仙开启了一点点心防。

对女仙的暗示,叶青清楚自己是没有办法给出回应,或一开始没有相见,对这女仙来说是更好。

因此长痛不如短痛,当即调整自己的语气,透出一丝近臣但非入幕之宾意思……用一句话给了女仙萌动爱情给予一击:“殿下真是一个好人,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更适合上战场。”

“哎……”

虽没有被发过好人卡,天仙元神敏锐细微,这要求作战说了两次,琼阳仙子一下就感觉到意思,脸上微涨红,顿住声……她也是要脸面。

意图培养对方当道侣的想法刚一萌芽,就给一盆冰水泼冷,倒不算太过狼狈难堪。

“哼,你也知道我是对你好!还这样委婉拒绝,好人是什么意思……”

她在各大仙门见过一些这样天资卓越一心道途男仙,以为这叶裕靠拢自己也是这样,对她自己身体并不感兴趣,只是心中悲叹一下自己的魅力果然不如母圣,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正色:“其实外面有些关于天仙传闻,虚虚实实,十有**都是假……一开始我就对你们明说招收近臣,没有说是道侣……因某些私人因素,我不太可能真接受谁成本命道侣,只能委屈当着我的羽翼。”

叶青暗自琢磨这又是什么私人因素,口中顺着:“不委屈。”

“……”

琼阳仙子轻咳一声,暗道罢了,原本想着或将来配得上自己时,给予成普通道侣的奖赏,也算一番情意忠贞佳话,现在对方似乎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当近臣羽翼其实也行……她堂堂天仙,透出风声有的是人追求,又不是找到男人!

只是要这样真正忠心培养起来,往后是难寻,真浪费了材料。

“那就好,我说这些私事是让你别误会,别有心理负担,我没逼迫你的意思……”这女仙只是一笑,说放就放,十分洒脱,又端正了颜色:“既叶裕你一定要作战为主君分忧,那接下来就聊聊战事,说说有些没和你说过的军情。”

“这不太符合保密。”

“没事,敌人已到场开局,这一点时差不碍事,你对这世界规则感知敏锐,这也是应运而生的一种天赋,就帮我参详参详……”

“是。”

叶青暗想就是这点时差才要命,就以臣属羽翼态度恭谨听着,不时在琼阳仙子的立场上为她出个好主意,怎么样让成本和风险分担,让离龙天仙那面更多力量,毕竟星巢占据优势等等……

这些都让琼阳仙子听得频频点首,确实都是符合她的立场,却完全没听出来――这是点滴瓦解她和离龙天仙的配合信任,潜移默化。

等她对各项似是而非的建议,有选择的接纳时,叶青分身顺手一道隐秘传讯……捅给了本体。

现在公归公,私归私,没有利用这女仙的少女情怀,看起来损失,但分身心中觉得舒服许多,自己这分身不断丢失节操似乎捡回来了一点。

就这时,本体信息交流传来,叶青分身神情变得古怪……时间上算,应是芊芊那面问的晚些,刚好在琼阳仙子发问的时‘我只剩你一人了’,芊芊就立即问出同样一句……这要说是巧合……

蓦想到刚刚吹过那道微风,叶青分身有些难以判断,有可能是芊芊提升至假格地仙实力对信风的处理能力大增,时间差上刚好一致,故意这样来着,本体现在应也已知道了,或是好气又好笑……多半在严加审讯?

只是,这样的情怀,在这越来越激烈的战争中,似乎越来越可以珍惜。

三岁宝宝咳嗽厉害怎么办
两岁宝宝咳嗽
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