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永镇仙魔 第四十一章 瀑布

2020-01-16 17:59: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镇仙魔 第四十一章 瀑布

整个上午陈羲没有修行,而是砍伐来一些树杈将丁眉的屋子整修了一下。他重打了两扇子,虽然不是十分规整但看起来别有一番自然原始的味道。丁眉修炼了两个时辰的【草藤诀】从后山回来,发现自己的屋子已经变得坚固漂亮起来。

陈羲在口移植了一些蔷薇,用小木棍和草绳将蔷薇的枝条固定在木屋外面墙壁上。看起来这个寒酸的木屋多了几分生机盎然,所以丁眉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但她却板着脸,故意有些生气的问陈羲:“为什么浪时间做这些?进内宗之后第一次月考已经错过,难不成还想错过下个月的月考?”

陈羲笑道:“谁叫你那么粗鲁,子被你撞破两次了……”

丁眉哑然,想到之前陈羲两次昏倒,自己都是撞破子冲出去的,于是心里就有些发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只是觉得有些令人局促不安。那是一种小心思被人看到的窘迫羞涩,还有一些做教习几年来养成的大女子自尊作怪。

“下次我懒得管你就是了。”

丁眉扭头不去看陈羲,进屋子里去洗漱。其实她只是不敢让陈羲看到自己脸上的那一抹比胭脂美上数倍的红,也不想让陈羲看到自己眼睛里那丝丝缕缕的欢喜。她进屋去,陈羲就跟着她走进屋子里。

不得不说,虽然这木屋里的陈设简陋到了极致,可女孩子的闺房还是那么别有滋味。一进门,陈羲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清淡,但是犹如滑丝一样钻进鼻子里,沁人心脾。陈羲看到了丁眉额头上的细密汗珠,这才反应过来……这淡淡香味是丁眉的体香。

这是一种法描述的味道,在院子里的时候因为有风所以没有闻到,进到屋子里之后这味道就让陈羲有些着迷。

丁眉没有注意到陈羲的表情,将外面的院服长衫脱了挂在衣架上,打了水弯腰洗脸。陈羲站在她后面,恰是将那弯腰时候的美景看的一清二楚。说实话,丁眉从不会穿一些明艳娇媚的华美衣服,在外宗的时候常年累月的一身教习服。到了内宗,又是几套内宗院服来回换洗着穿。

这种衣服,就算再合身也会将身材遮挡住一些。她弯腰洗脸的时候,没有了院服的遮挡,黑色紧身衣衫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那纤细唯美的腰肢竟然似乎只有盈盈一握般,而细腰向后舒展出来的圆润弧线,美的动人心魄。那两瓣弧线浑圆到了极致的臀-瓣下面,是修长完美的腿。

说起来丁眉不是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子,她的摸样不艳媚,稍稍带着一点点中性,脸型是标准鹅蛋型,鼻子小巧挺翘,一双眼睛明亮清澈。她不会涂抹脂粉,不会点缀绛红,可偏偏这自然而然的美越是看的久了越是令人心动。而她的身材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完美……除此之外任何修饰词汇都是多余的。

陈羲的脸下意识的一红,连忙扭过头不敢再去看。

丁眉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也没有注意到陈羲的窘迫摸样。她洗了脸之后,取过毛巾擦了擦,这才发现镜子旁边放着一个小木盒,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她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放着鼻子前闻了闻,随即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喜:“檀木花的香粉,这是我在外宗那间屋子里的那个?”

陈羲嗯了一声:“出去的时候先去了你的屋子,还没有别人住进来,做杂役的时候就知道你喜欢那檀木花的味道,你总是会采集一些放在自己屋子里。所以我就取了来……本想回程的时候再拿一些东西,但是因为太急切没有去。”

丁眉微笑着说道:“谢谢……我本想过几日自己回去拿的。”

“噢,对了。”

陈羲指了指床上放着的一个包裹:“这个包裹也是我去赵家之前在你屋子里整理出来的,忘记带回来,所以上午我又偷偷去了一趟外宗,把包裹取来了。你进内宗也没有什么准备,换洗的衣服没有带……”

在他自顾自说着的时候,丁眉正在打开包裹看,于是看到了包裹里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几套内衣……其中还有一件红色的抹胸,也叠的很好。看到这些,她的脸立刻红到了耳根,就连脖子都微微泛红。

“你……”

她看向陈羲,张了张嘴又停住。

陈羲哪里考虑了那么多,挠了挠头发笑道:“不用说谢谢……”

“你……出去!”

丁眉站起来,红着脸推着陈羲往外走。陈羲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生气起来,想解释又不知道该解释什么。只是觉得这女子的心情果然法揣摩,说变就变。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把他往外推。

“我……怎么了?”

陈羲被丁眉推着后背往外走,扭头问了一句。丁眉此时心里乱的已经好像有几头小鹿一同乱撞一样,只觉得脸上烫的难受,心里那股子乱加的难受。她低着头两只手推着陈羲的后背,将他推到了门外,然后砰地一声把木门关上。

她转身背靠着木门,心里慌的有些不知所措。看不到了陈羲,她这才能稍稍的松一口气。才抬起手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就看到陈羲在子外面把脑袋伸进来说道:“是不是我拿的衣服都不是你喜欢的?要不然我再出去一趟帮你取吧?”

丁眉啊的低呼了一声,跑过去将子也关上:“你走开啊!走走,越远越好!”

一直到陈羲傻乎乎的走出去好远,她的心还在砰砰乱跳。

……

……

“女人真怪。”

陈羲一边不停的变化着【青木剑诀】的套路,一边自己胡思乱想。这套剑诀他已经烂熟于心,就算是倒过来施展也不会有一丝阻滞。想到之前丁眉那奇怪的表现,陈羲就觉得不可理喻。

他低低自语了一句,然后将心思收拾起来。进内宗之后的第一次月考已经错过了,他刚才到瀑布旁边来练剑诀的时候看到了月榜的名次有了变化。上个月月榜的前五都不在其中,这是内宗的规矩。的月榜前五已经去了改运塔修行,估计回来之后修为肯定会突飞猛进。

不过陈羲注意到,总榜上居然也有一些变化。上个月的月榜第一,年纪轻轻的关烈竟然进入了总榜,虽然他只是后一名可依然令人震惊。月榜只有前五可以在石壁上显示,但是总榜却有三十个名字。

即便如此,关烈以那个年纪成为小满天宗建立以来内宗优秀的三十个弟子之一……已经足以自傲。

“看,那是高疯子的弟子陈羲。”

远处,有两个人路过,一边走一边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丝毫也不避讳陈羲。他们一边走一边笑:“这家伙还真是幸运啊,被高疯子的拔草大-法调教的不错呢,听说前几日打赢了杜猛。”

另一个撇了撇嘴:“杜猛那般孱弱如鸡崽子的废物,动动手指就能赢了他。听说这家伙用的是薅头发的招式,简直就是凡武江湖里那些小混混赖打架的动作啊,想想就滑稽可笑啊……哈哈哈哈。”

瀑布从近百米高的悬崖上垂落,力度奇大。陈羲懒得理会那两个人故意挑衅,将外衣长衫脱了,**着上身,提了扁担竟然走到了瀑布下面。看到他那条扁担,挑衅他的两个人笑的厉害了。

“哈哈,本命扁担,还真是大千世界奇不有啊。”

另一个道:“天生就是贱命,所以本命是扁担也不足为奇。”

之前说话的那个人站住,朝着陈羲打了个口哨:“嘿,那个家伙,我这般讥讽你,你都不敢还一句话的吗?记住了,大爷我叫郑恺,上个月月考第九。你若是觉得不服气,随时可以来找我啊!”

说完这句话,他哈哈大笑着离开。

陈羲缓缓呼吸,心旁骛。在瀑布巨大的力量之下睁开眼睛,让眼睛适应水流的打击。普通人在大雨之中睁开眼已经极艰难,在这里莫说睁眼只怕早就已经被瀑布砸垮冲走了。就连陈羲的身子都在微微摇晃着,脚下发力才勉强在光滑的石头上立足。

他硬扛着瀑布的巨大力量,缓缓但坚定的将扁担平伸出去。这种力量下,莫说伸直了手臂,能站住就已经殊为不易了。但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任由瀑布打击,胳膊颤抖着尽力将扁担往外伸。

落水砸在他身上,如同重锤一下一下的击打。身上被砸的生疼,他却不为所动。水砸在扁担上,让他的胳膊一次又一次的垂下去,但他却一次又一次将胳膊伸起来。这瀑布也好,之前那两个人的冷眼讥讽也好,都法干扰陈羲的心境。

他只是在瀑布下坚持了十几分钟,浑身就好像散了架一样。胳膊上的肌肉已经如怒龙一样腾起来,显示出强悍的力量。可是和瀑布相比,这力量有些渺小。他咬着牙坚持着,然后试着在瀑布中施展【青木剑诀】。这种难度,简直难以想象。

又坚持了几分钟,他觉得自己差不多到了极限,第一次这样修炼不能逼迫太狠,不然身体容易受伤。将扁担收回,陈羲一跃跳入深潭之中,借助水流来缓解肌肉的疼痛。水,是世间奇妙的东西。它可以磅礴霸气,也可以舒缓温柔。瀑布代表着水强悍的一面,而深潭则代表着水柔和的一面。

陈羲在水中漂浮着,任由水流将自己冲出深潭又一直漂出去很远,感觉到身体恢复了一些之后,他从水中掠出来,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想到之前那个叫郑恺的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个郑恺,陈羲看到过他和袁丰雷在一起,而且关系很密切。陈羲能猜测到,这次郑恺来挑衅绝对不是偶然。上次袁丰雷和杜猛在一起的时候,杜猛就挑衅自己,被自己击败之后怀恨在心。然后第二次来的时候,居然不惜生死之战……现在另一个袁丰雷的好友郑恺也来挑衅自己,陈羲才不相信这是巧合。

由此可见,那个叫袁丰雷的对自己必然很仇视。

他能推测到这些,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不久之前,付经纶刚刚才找过袁丰雷,两个人密议了很久。

西电集团医院预约挂号
宜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宫颈炎医院
南京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岳阳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